小时候家里养了好几只大公鸡,特别大特别大,打架脖子上的毛全立起来那种,见人就琢。没服过,还特别凶。

  那天,趁我爹妈不在家,我和他们进行了长达半个多小时的对打,我全副武装手提棍子,那我还被追的鬼哭狼嚎的,他们被打得鸡飞狗跳……

  他们的嘴太锋利了,衣服都给我叨透了,我边打边哭,心里恨死他们,要不是我爹把他们当成宝,我真想一把火把鸡圈给点了。

  我去石头放底下,拿出我的零花钱去卫生院找我大爷买许多泻药,我对他说,我爹这两天便秘,我大爷也没问别的,直接就给了我。

  一股脑回到家,我大爷给我开了的量是三天的,是那种药片,我左找右找,找到家里用的捣蒜用的,我把药片捣碎,然后在碗里用水冲开,我怕鸡不喝,又往里面撒了不少白糖,望着黄黄的液体,我暗自冷笑,叫你们啄我,拉死你们……

小时候干的傻事笑死了

  我端着碗去院子里,那几只鸡又扑腾扑腾着过来,我一手划拉着,嘴上骂道:妈的,看你们累了,给你们点儿水喝,还啄我,没良心的。……到水槽子那里,糗事大全我赶忙把泄水倒了进去

  正在这时我小时候的女神慧慧在门口露个脑袋,喊我去玩儿,要说那时候她简直是我心中的太阳,她的话让我魂都没了……我扔下碗,留着大鼻涕,呼啦着大公鸡,急忙跑出去拉着她的手,两个人一起她家玩起了过家家。

  回到家,老妈上来就说又去哪儿疯了,赶紧帮我干点活,把菜洗了,蒜捣了,你爹和几个朋友来家里吃饭,我应了一声,洗完菜后把蒜放在那里捣着,心里还想着和慧慧的欢声笑语,结果倒出来时蒜变了颜色,我猛得想起来这蒜缸里还有不少泻药的残渣,想到掉,但是又怕被骂。我干脆往里加了点酱油,嗯,颜色这回黑不溜秋的,应该没事了……

  席间老爹他们哥四个推杯换盏,不亦乐乎,蒜汁吃的是一点儿没剩,哥儿几个酒足饭饱之后,冷笑话吧老爹大手一挥:走,泡个澡去。

  几个醉醺醺的,脱衣解裤,池子水呼呼的冒着热气,我爹他们几个坐在里面,脸色微红,一脸的享受,我试完水,太热下不去,就在池子边蹲着……

  我爹和几个哥们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,突然我爹眉头一皱,眼睛蓦然睁开,然后我就看着我爹泡在水里的屁股底下一股黄色的水柱,嗖的一下喷了出去……

  然后猛地跃出池子,由于光脚地滑,我爹扑一下摔在地上,他顾不得疼痛,手死死地,捂着屁股,那也根本不管用啊!翔从他的五指往四面八方喷呐,劲头足的很,呲呲的……

  正在这时水池子里又爆发了,我大爷受不了了,在水池里直接一泻千里,池子里面都快黄了,池子里剩下的三叔和小叔一下子都窜了出来……

  澡堂子里算是炸了,哥四个躺着的,站着的,跑着的,跳着的。全都痛苦不堪,一时间,噗嗤,噗嗤个不停……

  要说我爹那会是真男人,劲头太足了,他趴在地上,怒吼道:都他妈给我闪开,……然后在大爷的惊恐的目光中。我爹一股翔直接喷到了天花板上,那可真是三米高呀……

  大爷猛地把门关上,原创笑话在门外都快哭了,我能感受到我爹刚才那一幕给他带来多大的震撼,大爷哆嗦着说,里面那个几个,你们这是在比赛拉稀吗?!

  那天依然记录史册,在我们村头条新闻。茶余饭后都在言论,这哥四个在澡堂子里让黄翔飞一会儿的壮举……

  时隔多年,我也不会忘记他们几个在澡堂子里面拉虚脱的场景,还有别人扶我爹时,我爹虚脱的说,别他妈碰我,我还要拉!……

  其实我并没有错,错就错在我大爷给我的药药性太足,所谓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,毕竟纸包不住火,事隔三天我就落入法网,回想当年我爹那会儿去了学校,给我请了足足半年的病假。儿时干过的蠢事至今难忘………

友情链接